返回顶部
来信信息
信件编号: 20180833139
信件类型: 我要举报
来信标题: 远嫁金寨女人的哭泣
来信时间: 2018-08-06
来信内容:
我是十四年前从外省远嫁入金寨,张冲乡花冲村陡岭队的老程家,就想过个平平淡淡的和睦家庭,我们婚后生了一个男孩,日子过的还幸福。 没有想到在2015年时家里赔了拆迁补偿款(张冲蓄能电站)他_天到晚正事不做吃喝嫖赌认识了现在的小三,全张冲乡的人都知道他天天跟小三私混,当时我带着儿子在无锡打工,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他的真相,去年我们家的新房子造好,是我婆婆一次又一次的催他去无锡把东西搬回去,我抱着喜悦的心情,回到了这个新家,没想到我回去后,我老公脸不是脸,鼻子不是鼻子的对待我,当时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有了小三,还三天两头对我实行家暴,真的是旧伤未好,新伤又来了。目的就是把我逼出家。家里赔那么多钱我一分钱也没有看到。为了搬到新家里面住,我娘家人为了他的乔迁之喜,把他添置了好多东西,之后我在家里呆了半年多,他连生活费都不给我,他拿着拆迁款,一天到晚在外面鬼混,,我身体也不好,得了乳腺增生,我没有钱治病,他经常夜不归宿,要不就是天天开车到处玩,他从未给我一分钱去看病,给我一分钱做生活费,去年七月份我实在痛的不行出来投奔父母家治病,我出来没几天,小三就直接住在家里(直到现在<附近人都知道>,他俩过上了夫妻生活),我走时孩子家当时跟他,我老公经常不管孩子,对孩子也是拳打脚踢。最恶心的就是他和小三俩带孩子睡一个房间,最后孩子也被逼一个人跑出来(跑到金寨火车站被好心人收留,打电话给我叫我去接的孩子),我走后小三曾经打电话还威胁我,要我付出代价,现在我出来快一年了,小三住在家里还说我一个外省的,去了金寨可以让我有命去没有命回,我们离婚都没有办,我现在和孩子是有家不能回,家被小三给霸占了。在家里光明正大的开了一个饭店,叫龙泉湖土菜馆。我老公还要我净身出户,还说孩子是我生的,必须自己养。在他家里这么多年,我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。他还说,在金寨不管请律师或者警察都会给他面子。
回复内容
答复单位: 张冲乡
办理时间: 2018-08-13
回复内容:

尊敬的来信人:您好!

    来信收悉,810日下午,乡、村及司法所人员到陡岭组程同贵家进行调查了解,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。程同贵陈述:他与李义梅夫妻感情很差,矛盾较深并非一日所致,要求离婚。经调查了解农泉湖土菜馆营业执照为赵琴,她租赁程同贵房屋经营土菜馆,并与程同贵签有房屋租赁协议。至于李义梅反映程同贵其他行为,目前正在调查了解。回到乡后,司法所所长先后几次与李义梅进行电话沟通,要求回金寨当面解决家庭矛盾纠纷。至于反映人身安全问题,张冲乡司法所、公安派出所表示不会出现所担心的人身安全问题,不但确保人身安全而且不会受到任何威胁。回来后,乡、村、司法所组织调解小组对其家庭矛盾纠纷进行调解,若调解不成,建议并引导双方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问题。本人已同意,待身体状态好些后回乡解决夫妻矛盾纠纷。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理解和支持。



留言评价
查询密码:
评价结果: